顾离

但求,故人归3(赵云澜篇)

       只要能看到沈巍哪怕是假的,也挺好。        
        赵云澜这样想着,毕竟,沈巍可是货真价实的一个美人,又让他心心念念了这么久,哪怕是个假的,哪怕只是一面………他也……          
         之前,赵云澜就是这么想的…可是,这灯芯世界里的沈巍一出现,他就知道,他之前想的太美好了。          他之前想过,沈巍和夜尊一起离开了,按理说应该不存于世,赵云澜是担心的,或者说是害怕,若是……沈巍没有出现…这个若是的后果太恐怖,赵云澜都不敢去想。          
          好在,在他想着要看沈巍的时候,这灯芯世界是有反应的。但并不是与夜尊离开后的沈巍,而是………从坠入地星最深处的山谷中的陨石中出来的两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儿,一黑一白,黑的看起来要强壮一点,一直扶着白衣的小孩儿,倒也是一副兄友弟恭的美好场面。但赵云澜知道,那个黑衣服的,日后是人见人怕,实力深不可测的黑袍使;那个白衣服的,日后害得特调处差点分崩离析,害得地星海星无数无辜的人们妻离子散,害得他和沈巍………啧,md,早知道他之前过虫洞的时候,就应该把夜尊那熊孩子的屁股揍肿!!!揍到他这辈子都不敢有什么中二想法为止!!!emmmm如果看着这张脸下不了手,就找块布,把这个脸给挡了,再揍!!!况且,这夜尊戴的这丑不拉几的面具不就是为了让人在揍他的时候不因为这张好看的脸下不了手吗!(误)         
        因为是刚入世的原因,这两小孩穿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鬼,脸还因为从山谷中来的沾上了不少泥土,头发也乱糟糟的随意绑在脑后,但是,赵云澜还真的从这简直糟心的造型里get到了沈巍的颜值,真不是,因为爱情滤镜太厚的缘故。你看这两小孩墨染过的大眼睛,沈巍安抚弟弟时露出的如玉般的手腕,啧啧,活脱脱的美人胚子,如果不是他确保自己是没有因为美色而留口水的习惯,他还真想特别猥琐的冲着美人做一个电视剧里经典流氓见女主的动作,抹一把不存在的口水什么的。         
        看着沈巍和夜尊从山中走出来的样子,赵云澜突然就想起,过虫洞后他和尚未经历过时间沉淀的沈巍在月下的聊天“他们都叫我嵬,说我是从山中来的。”          
         “可不是山中来的吗。”赵云澜轻声的出声来,正想感叹感叹这古时候的人们还挺会取名字的,转念一想,那个时候的人们取名不就是这个样子吗?他在虫洞里可见过不少古时候的人们取名,那叫一个随意啊?比如,亚兽族曾经的首领原型就是蜉蝣,她的名字就叫蜉蝣;再比如,麻龟也是因为他常年和一般的海星人穿着麻衣,带着一副完整的龟甲,就连当时的各族领导人都是如此,这些被领导的就更别说了……那么,为什么大庆的名字是庆而不是猫,或者是黑猫呢?为什么,夜尊是夜尊而不是第二个嵬呢?明明他们是一起从山中来的…         
         赵云澜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不对啊,这他妈的是个bug吧?”赵云澜心里门清,哪来这么多bug,这又不是玩游戏,肯定有什么他不知道或者错过了的东西。          
        “大荒山主,其名昆仑”《上古异闻录》里写的是,山主昆仑,他曾经在虫洞里就是顶替的昆仑,赵云澜想了想,按理说,他这虫洞之行,先是安抚了当时“反恐联盟”的军心,再是大力帮助“反恐联盟”解决夜尊带领的“恐怖分子”怎么着也得留个名字吧?是的,没有,整个海星鉴甚至星督局都没有,整个特调处那么些年存下来的藏书也没有,唯一提到过的一本《上古异闻录》还是由他家老头子身上那个地星人獐狮拿来的。先不管他这本书怎么来的,就这整个星督局都没有提到昆仑就很可疑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和这万年前的麻龟关系也不算差啊,除非…           “这个真正的昆仑,或者还有一个昆仑在我出虫洞后做了什么。让麻龟觉得不可原谅,才会连名字也不允许留下。”   万年前的麻烦事是一点也不小,但是赵云澜是什么人啊,眼睛瞎了,能让黑袍使给他洗衣做饭,叠袜子;眼睛好了,能让沈巍骂人砸(铁)柱,提砍刀,这么一个心能大上天的人,会操心万年前的破事?他又不傻。















嗯,沈巍,终于出来了,我没有骗你们吧,咳咳,虽然是刚入世的小鬼王,但是也是沈巍呢,23333
emmmmm感觉自己能写好长一串………脑壳疼,我现在发现,脑洞太多太大,太细也不是什么好事。                      

但求,故人归(赵云澜篇2)

上篇…………懒得贴地址了,你们在我的空间(?)看吧,反正我也没发几篇

       “沈巍啊…”赵云澜靠在这无边的白板上无意识的说出这个名字,也是从这个梦开始,他感觉不到疼了,但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他发现,这镇魂灯芯上的赤金色也在这一梦之间退了个干净,只留下这茫然的白色。这镇魂灯里被他意念所化的糖果,也伴随着色彩图褪去而失去本该有的甜意。很显然,这是他自己出了问题,也许是人体的自我保护方式,选择了让自己免疫这种痛苦。准确来说,他已经进入自身无感状态了,没有色彩的视觉,没有味蕾的味觉,因为这鬼地方,幻不了有温度的食物,所以他也不知道他关于温度感知的触觉还在不在,空茫一片里,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听觉还在不在,但是看他还能听到自己说话这一点,应该可以推出,自己的听觉还没有阵亡。

                在这镇魂灯芯里的日子,真的是太无聊了,无聊到他把所有他吃过的东西都在这镇魂灯芯里幻化了一遍,这么多东西,无论是热的冰的,在这镇魂灯芯里幻化出来的都是一个温度的,曾经不少美食都因温度的差距而失去了原本因有的美味。所以,赵云澜之前都挑那种没有什么温度小零食,不过现在因为味觉的丢失,他反而放开了,什么都幻化来吃一遍,反正吃不完让他们直接消失就是……
                

                  无论是记忆里的烤串,从异国他乡的甜品,这些记忆里的东西,虽然没了味道却也别有一番滋味,也许是他平日里就对这些东西没有留意过的缘故,现在吃这些没有味道的东西也只有这个是甜的,这个是辣的的,这种囫囵的念头在遇上一个人的时候没了……
         “这绿豆糕不够软糯啊……之前沈巍给我做的应该还……”
           “这羊肉汤的成色也太淡了一点吧,而且枸杞也太少了吧,之前沈巍…”
       “ 沈巍熬的粥应该再软一些,而且也比这个滑,而且也比这个白一点…”赵云澜用着汤匙搅拌这碗里的稀粥,似乎是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赵云澜的手顿了顿,“沈巍啊,你说怎么哪都有你啊…”你这样……让我怎么舍得放手啊………          
                    这人啊,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口味也是这样,当有一个人把你时时都放在心里,随时随地的琢磨着你喜欢的味道,任何时候给你的都是对你最营养也是最和你口味的食物。这样的人在你身边,不到一年,你就会彻底的离不开他,…更何况,沈巍是那种每天穿什么内裤都给他安排好了的人,也是因为沈巍他的胃病一次也没有再犯过,也一次也没有再吃过特调处食堂的大锅饭。 
                  怎么说呢,特调处的食堂应该算是整个星督局里伙食最正的,不然他也不会接过他家老头子的活计当这个所谓的特调处处长毕竟,他和他家老头子八字不合又不是一天两天了,想当初他也是夸过特调处伙食的,毕竟,把大庆这个死胖子养的膘肥体壮的。但是,再好吧的食物也经不住你一直吃啊,更何况,赵云澜谁啊?厨具都是自己曾经住的单身公寓的时候买的。那个公寓买到现在几年了,他连包装都没拆,如果不是因为他家的那个热水器还是几年前的烧天然气的那种型号的话,他估计连天然气费都不用交。

       沈巍第一次来他家的时候,看到他家那没拆包装的厨具还被无语到了,所以赵云澜一直都觉得,自己上次胃病痛的趴在路边是最好的决定,因为正是从这时候开始,他才开始有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而他家的黑老哥对他也不是一般的好,比如每天的三餐只要他不回家,他家黑老哥保证瞬移来给他送三餐。还是标准的两荤一素一汤,而且每天菜色都不一样,看的特调处众人各种骂娘,没办法,之前不知道身份的众人是因为看着这沈教授文文弱弱的全身上下全是文人的样子,整个特调处就连最凶的祝红都舍不得下口。这身份一暴露,除了欠到极点的赵云澜,敢有事没事的使唤一下黑袍使给他拿一下点心汽水之内的活动让自己满足能不动就不动的懒惰性。
                  如果说,没暴露身份前,大家是敢怒不能言,那身份一暴露,特调处的小崽子们连怒都不敢了,毕竟这些“各族龙凤”对他黑袍使来说也不过一刀的事,还是那种砍了就砍了没处说理的那种,黑袍使什么人啊,这天底下有他砍不得的吗?而且,你看“鬼见愁”那嘚瑟样,你觉得他是会帮你向黑袍使说理的人吗?啧啧,这特调处的人每次看到沈巍和自家领导的相处模式是真委屈,委屈的老楚之前想在“受刑的日子满了后,第一件事就是揍赵云澜”给改成了“离赵云澜远点!”祝红就更加憋屈啦,她堂堂蛇族一枝花,在蛇族随随便便抓十条蛇就有两条暗恋她的大美蛇,居然喜欢上她家这个五行欠抽的领导,最让蛇生气的是,她们领导放着她一大美蛇不要,跑去骚扰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长的就很让她有危机感,对赵云澜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本来还能用“这沈教授和我们不是一路人”的理由来劝自家领导收敛一点别让自己看着堵心,可谁想到,这沈巍居然是那个传说中的黑袍使……红姐心里苦……             

       特调处其他人还好,对赵云澜没有什么别的想法,所以对沈巍也没有什么,大多也就觉得自家领导不是一般的欠揍而已,当然,他们都选择性的遗忘了之前在审讯室大家挨个恐吓(划掉)询问沈巍案件的事情了。毕竟,活着不好吗?

      每次想起自己曾经带领的特调处,赵云澜就脑仁疼,但是心里,就像是到了时间吃到了自己喜欢的饭菜,那种满足感。

     “也不知道特调处现在怎么样了,獐狮有没有把自家老头子照顾好啊?再怎么说特调处也曾经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这家伙要是给我弄塌了,我保证neng死他!”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赵云澜也知道,就算是獐狮做了些什么,他也没有一点办法,因为,他离不开这里…
        赵云澜发现自己能在这灯芯世界里看“电视”的时候,他的头发已经长的和一万年前和沈巍初见的时候一样长了,他也不甚在意,因为只要他想,他就能立马变回刚进灯芯世界时的样子。但是他懒啊,之前头发长长了赵云澜还要幻出剪刀之类的东西把它剪掉,现在只要他一个念头,他的长发就立马变回以前的样子,尽管如此赵云澜的头发还是任他长到了这么长,由此可见,赵云澜是真懒,遇上沈巍过后更是衣食无忧了如果不是特调处事多的话,赵云澜一定是新一代的死宅。

          也是因为头发这件事,赵云澜发现,他对这灯芯世界的控制力,在逐渐加强。他开始尝试着观看,现在的特调处。为什么是尝试,因为,这个观看并不怎么流畅,就像是拿着一个古老的的播放器,还是一边充电一边放的那种,但是一开始播放的时候会因为没有存续到足够的电量而直接关机,播放的次数多了,存续的电量才足够支持它的播放。
       赵云澜也不知道自己试了多少次,但是呢,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这灯芯世界让他一致认为时间是停止了,但好在,他还是成功了…
        现在的特调处已经壮大成了星督局这样的大部门,之前的特调处的成员都成了特别职位的领导,分散在各个部门,这群不会老的小崽子们也会在各个节日聚集在光明路4号,喝着酒,说着八卦,偶而口头怀疑一下赵云澜是不是又去泡那个妹子去了?只是……没了老李,没了小郭…不过也挺正常的,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虽然做好了准备,但赵云澜的心……还是疼了……
       特调处也已经看了,但在这灯芯世界里的无聊日子怎么过呢?也许……我可以只看一个人…

        赵云澜突然想到,可是……他不敢,如果……他看不到怎么办,这镇魂灯芯里只能看到存在于这世间的东西,就像,他如果想看他走后“赵云澜”是怎么领导特调处的?这种是看不到的,因为,这个世间没有赵云澜了。
        但是赵云澜自己知道,他想看,想看沈巍,想的快要疯了。就算不是真人,他也想看,这灯芯世界的时间对他来说是停止的,也是流动的,他想见沈巍都想见疯了,他想这个人和他说话,想吃沈巍做的小食,想穿沈巍为他准备的衣服,想听沈巍对他的说教,想牵沈巍的手………真的…好想……
        他在这里待了漫长的时间,一个人,崩溃过,绝望过,甚至怀恋过死亡,但是时间把这一切都抚平了,只留下了,思念……像疯了一样的思念,思念不会被时间抚平,他们只会随时间疯长,这思念已经到了赵云澜所能忍受的临界点,赵云澜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开始就停不下来了,但是,赵云澜自己也知道,他逃避不了……
        “沈巍啊……”他是赵云澜心口上插进的刀刃,不能碰,一碰就插心般疼痛;不能拔,一拔,就是血流如柱,命不久矣;也不能忽视,因为这噬骨的疼痛会永远跟随你……

我这是把之前准备的半章和今天的一章放一起了,哎……脑仁疼………

但求,故人归(赵云澜篇)上

私设是 剧版(80%)+书版(20%)剧版SE的结局的后续,书版的剧情一般都是按照剧版的沙雕编剧的没有圆完的bug而从书版找的,最后,再次感谢甜甜的番外救我狗命!!!因为我是第一次发这个啊,不怎么会玩,求见谅2333

但求,故人归

         赵云澜后悔了,MD早知道成为灯芯这么无聊,他当初应该多找地君殿和海星鉴那几个老家伙多要点福利的,只是让特调处那些小崽子们升职加薪什么的未免太便宜这群老家伙了,应该再加上沈巍在海星的学生和在地星的手下。毕竟他和沈巍什么关系啊,一家人,懂吗?进了一家门的那种,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能不照拂照拂沈巍的学生和手下呢?
        毕竟,这是赵云澜欠他们的…
        镇魂灯里的日子是真的无聊,就一个一眼望不到边的大白板,怎么没人告诉他,这上古神器的核心部位,还要掉色啊?想当初他刚进这灯芯世界的时候,这里还是赤金色的。
        赵云澜是个俗人,也不懂什么人文情怀什么的,在特调处当了几年的处长了,特调处那些书名都还没认识全呢。特调处的那些小崽子更夸张,一个万年老肥猫,化形也算的上是个清俊的少年郎了,可偏偏,是个“文盲”,还不是一般的那种文盲,是那种永远在初高中学历间来回蹦跶的那种,你一让他接触高级一点的文学作品,他就喊头疼,或者干脆直接变回那只死肥猫睡觉,然而还二欠二欠的提醒你,他最近脑子不大好,老忘东西,学了也是白学。用赵云澜的话来讲就是,这一万年,就光记得吃了,还没吃出什么出息来,拿着这一万年的小鱼干都能解决不少天灾人祸带来的世界饥荒问题了。对此,大庆表示,去你&妈&的蛋!!!本大爷哪里吃了这么多啊!!
       林静就更别说了,直接一个:我是理工科的,直男!让我弄一下爆米花机什么的,还行,这个,呵呵。糊你一脸。因为这个理由这几年处里罚他写的《忏悔书》全是在网上找的模板,复制下来直接改名字的那种,有的时候眼瘸,还会有两个没有改到的名字。一想到这个,赵云澜就觉得脑仁疼。
       唯一比较好用的就是祝红了,但是,你要一个幼年跟这她家四叔在大山深处住小木屋,因为消息传递不方便,干脆让族群几万号亚兽都凑在一起,连手机都是成年后被她家四叔塞进特调处才买的。这样一个小姑娘有多好的文学造诣?但是,在特调处已经够用了。唯一的问题就是……赵云澜不怎么叫的动她,尤其是,沈巍加入特调处过后…
         小郭也挺好用的,让他干嘛就干嘛,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家伙那厚的流油的功德让他总能看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还偏偏不是能写进案件总结里的,赵云澜之前让他写过两份,但是因为里面写的不能上交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没办法只有拿来垫一下咖啡,哦,沈巍之前没来的时候还盖过泡面。
        汪徴和商赞就更不行了,人家汪徴一个小姑娘负责接待就已经够忙的了,还免费赠送了一个图书管理员,虽然人家入世不深,显的有点傻气,但已经很不错了…
       老楚……他就是那种表面看着光鲜,实际上连学都没有上过的人…
         啧啧,这么一想,果然,特调处那么多各族里塞来的“族中龙凤”,最有学识的居然是自己在龙城大学挖的那个墙角,生物学和中文学双科教授。一手毛笔字好看的让那些写字贴的人都感到羞愧,写个总结报告,能写洋洋洒洒几大篇,言辞感人肺腑,这样的,还是沈巍考虑了赵云澜的为人风格而写的,和沈巍自己的写作风格完全不一样的那种。
        至于赵云澜为什么会知道沈巍的写作风格呢?
        因为他偷偷去龙城大学论坛里看的沈巍写的关于生物变异的论文啊。
         咳咳,是之前调查沈巍的时候看的,毕竟警察调察人,要注重细节嘛。看一个人的文章是最了解这个人的为人处事的方法,之一。
        如果是沈巍的话,他一定不会直接用赤金色来表达吧,是七月的红枫,还是落日的霞光…不过也不一定啊,我这样的俗人的想法肯定和他不一样,说不定人家有更好的比喻呢?
       刚进来的时候,赵云澜是绝对没有这种无聊的想法的,因为疼,是真的疼,那种烈火灼烧的疼痛,让赵云澜一次又一次的疼到地上。最后他干脆不起来了,直接在地上躺着,反正这里全是赤金色的一片,这上古神器里应该也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就算有,赵云澜也不在乎了。
       实在太疼了,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在诉说着疼痛,没有止境的疼痛……赵云澜在疼的无意识的时候曾经叫过人,在这镇魂灯里,他是不会昏迷的,是他疼到无意识的叫出了人的名字,自己立马就知道的那种。赵云澜曾经留意过,自己曾经叫过“妈妈”,叫过“大庆”,就连自己老爹都叫过,是那种无意识的求救,一个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所能想到的最真切的求救方式。更多的是……“沈巍”。
“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
就像是在痛苦中的自己把这个名字当成了止痛药片一样,“沈巍”…他不会回来了…
“沈巍”…他和夜尊一起走了…
“沈巍”…就连糖纸他都留下了…
“沈巍”…他骗了你,让你理解他陪夜尊一起去死的计划……
“沈巍”…他怎么这么心狠呢……
“沈巍”…你舍不得放手的这个人,他放手了…

………
赵云澜在这镇魂灯里这么长的时间里,也算做了一个梦吧,就是这个梦有点扯,是真的有点扯。他在这个梦里回到了曾经的虫洞,遇见了沈巍,还和他打了一个必输之堵,堵他们能不能再见…怎么可能,他赵云澜是谁?他赵云澜从来不打没有绝对胜算的赌注,他怎么可能……打这个赌呢……
        一个大煞无魂之人……一个永世受火灼之苦的人……两个没有轮回没有未来的人的赌注…还偏偏堵的是未来………怎么可能……
        这一梦醒来,他都觉得好笑,他赵云澜什么时候也成了拿的起放不下的人了。赵云澜这么念着,看向了这无边的灯芯世界,眼中却是带着迷茫,他想找一个人………一个找不到的人……

(未完,)这篇应该是he,毕竟我都标了赵云澜篇,应该是会有沈巍篇的………吧?咳咳毕竟我懒。也不知道你们看着方不方便啊,我第一次发这个,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直接提23333